Go to ...

猫咪官网首页

RSS Feed

免费看超污视频的软件


夜风不过是刚刚醒来,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不清醒,就是看见门口已经走进来了一个白发须髯的老人,不苟言笑的模样看着倒是有些骇人。

可是夜风仔细的打量了又打量,搜刮进了脑袋中的所有信息,到底还是没有能够想到眼前这人究竟是谁?

对上夜风疑惑不解,好奇中又带着深深的警惕的眼神,神行尊却是丝毫都不见怪的模样,不苟言笑的面容对着夜风艰难的扯开了一个笑容,看着倒是更让人颇有些毛骨悚然了。

“……”夜风默了默,才是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这位……前辈?不知寻晚辈有何事?”

岂料,明明看着还挺和蔼的神行尊在听到夜风有些迟疑的开口之后,就是忽然一下子变了脸色,脸上的柔和与笑意瞬间就收敛得干干净净的了。

“你便是夜风?”

神行尊严肃着一张脸,睨了夜风一眼。

夜风感觉自己更加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了,“当然。”

不是夜风还能是谁?

夜风觉得有点好笑,却又是忽然警醒。

怎么就不能不是夜风了?!他可是刚从天灵池中出来,天庭在打什么主意,他心中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

夜风感觉脸上都笑容都快要没有办法维持了,一下子神色也就淡了下来,看起来就疏远了许多,浑身透着一股自然而然的矜贵,冲着神行尊轻轻颔首,优雅又不失礼数。

清纯女神陈熙清新私房

“不知前辈有何事寻我?”

可能是夜风的态度转变的太过明显了,让神行尊马上就醒悟了过来,也发现了自己的态度可能反差太大了,引起了人家小伙子的警惕,便是不由的轻咳了两声,又是笑出一脸菊花一般的友好,住着手中的龙头拐杖,坐在了夜风的床边。

夜风实在是不喜欢被别人居高临下的望着,所以在神行尊坐下来的时候,他便也是跟着坐了起来,让两人的视线齐平,才算是感觉舒服了些。

神行尊默了默,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顿了顿之后才是柔缓着声音娓娓道来。

“孩子,你不必如此警惕,说起来,我们之间还是有些渊源的。可能你没听说过我,我乃天庭的神行尊,暂代天庭的大长老之位。”

神行尊先是自个透露了底细,可能也有存着给夜风来个下马威,让他不要太过嚣张的意思在里头。

反正夜风听到神行尊的身份,眉头很是明显的蹙了蹙,从神色中看,似乎并不是很欢迎的模样。

这让神行尊的心就是有些不由得往下沉了沉。

他们的计划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成功就算了,还不知道因何导致了面前这小辈现在居然对于他们如此排斥的模样。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没有激动或者欣喜也就算了,居然还流露出了不欢迎的神色?

不过即便如此,神行尊也是自然而然的微微偏过了头,似乎是没有看到夜风脸上太过明显的不欢迎的神色一般。

“我知晓你的身份,身为天灵之体,你是我天庭下一辈的希望,也是宇宙下一辈的种子。况且,你的体质特殊,所以有些事情,我想还是应该要告诉你的。”

神行尊的面上神色还是很柔和的,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已经暗自盘算了起来。

这一次没成功不要紧,下一次继续努力。就是不知道这小子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必然是会有什么秘密的……当然,肯定是不能够逼迫太过了,只能够循序渐进,实在不行就多培养培养他,身体好了,以后的作为寄体基础水平也就高了。况且,实在不行还能当个备胎不是?

不过这次这个劫数的事情还是要与这傻小子说一下的,不管是要选择那一种方案,是要让人家成为寄体,还是成为备胎,都必然是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至少不能够出什么生命意外的,那么这件事情让他知道就是势在必行的了。

神行尊的算盘是打得挺精的,估计他是觉得夜风进了这天庭,日后必然只能是任由他们摆布了。

但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们天庭在算计着人家,夜风也是一开始就在打他们的和注意,不过就是将计就计,看谁技高一筹罢了。

没有人敢在尘埃落定之前就肯定结局,当然是在双方旗鼓相当的情况下。如果有,那便是太过自大了,失衡了,便是又多了几分输率了。

不过很显然,天庭中是没有把夜风这么一个小辈当做是旗鼓相当的对手的,毕竟他太弱了,根本就不值当让他们这些上层人注意。若是没有天灵王一事的话,夜风只怕是也只能够被当做是有天赋的核心弟子栽培便是了,并且还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

等神行尊心中筹备好了,便是对着夜风笑得更加的和蔼了些,把自己整理好的措辞说了出来。

“我想说的事情,是关于这一次的劫数的……”

神行尊还不过是刚刚说了一句话,便是看着夜风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用力的挥手拍在了被子上,有些尖锐的止住了神行尊的话语。

“我不想知道!你走!”

可能是顾忌神行尊的身份,所以夜风没有直接动手推他,但是看起来眉宇间的不欢迎却是隐隐转化成了排斥厌恶,看着让神行尊的心中更是咯噔一声,不由得弥漫上了一层疑云。

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样的情况是出乎神行尊的预料的。

来的时候他就想过了许多的情况,独独没有想到夜风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这显然……是很不对劲的……

夜风可能在一瞬间的情绪失控之后也就反应了过来,迅速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尽力保持着平静的对着神行尊开口,殊不知一开口自己的声音就全是颤音。

“抱歉,大长老,我刚醒来,情绪还有点不好。今日劳烦大长老走一趟了,相比大长老贵人事忙,还是先回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夜风自己一个人便可以了。”

尽管尽量在保持心平气和了,夜风的语气还是有几分尖锐。

神行尊眼尖的看到夜风的手指紧紧地拽着手下的床单,用力导致关节都泛白了,显然他此时的情况是很不稳定的,情绪似乎也很糟糕的模样。

神行尊便是不由的蹙了蹙眉,若有所思一般的轻飘飘的在夜风察觉到之前扫过了他一眼。

他决定,再加一把火刺激夜风一把,让他自己把情况说出来。

“你不要太过激动,毕竟你已经睡了快六年了,身体在床上躺久了也不好,只怕还是虚得很……”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夜风猛的转过头来,凶狠的目光锁定了神行尊,眼眶赤红,看这模样还有几分癫狂。让神行尊看着都似乎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一般。

神行尊的心中跳了跳,知道恐怕是很难让夜风此时再冷静下来和他好好说话了,便是一边周旋劝解着,一边借助自己浩瀚的灵魂力量将他躁动的情绪安抚下来。

“你冷静一点,我们慢慢来……”

在神行尊的疏解下,夜风才是感觉自己脑海中的那一股火气似是慢慢消去了一般,已经隐隐作疼的脑袋总算是好了许多,脸上却是血色全无。

神行尊看在眼中,便是试探性的开口问他,“你可是感觉到了什么不适?怎的会好好的就变成了这样?”

夜风有些痛苦的皱眉,如果不是神行尊一直放出自己的灵魂力量时刻注意着他,疏解着他的情绪,只怕他此时又是要忍不住失控了。

“我也不知道则呢么突然就这样了……”夜风嘶哑着嗓音,撑着脑袋,修长的五指插入额发,颇为烦躁的抓了抓,整个人显得极为颓唐的模样。

“你说我已经是昏睡了六年,可我就是感觉我似乎不过是昨日才刚刚经历过了那道劫数一般……先前从我便是感觉到不对劲了,我身体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尤其是在经历了那劫数之后便是达到了极致,我日日睡不安稳,总感觉下一刻就要陷入黑暗再也醒不过来似的……”

夜风的语气很是苦恼,用暧昧不清的话语误导着神行尊。

神行尊却是心中蔓延开了一丝欣喜的味道。

所以他就说他们的手段怎么可能会没有效果?!

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神行尊面上还是适当的含了两份担忧,“不怕,届时我帮你看看,只怕这是你突破真道境界的后遗症,或许还与你那劫数有关……”

“劫数?”夜风一怔,“先前您便是说起过这个,似乎是要与我说什么关于劫数的问题……”

神行尊本来被他一打岔都已经把这回事给忘了,但是此时再转念一想,在现在这个时候,更是要谨防夜风不知轻重的去送死,好好的保护自己才是要紧的,便是又轻轻叹息了一声,开口向他道来。

“哎……此事说来话长啊……”

那就长话短说。

夜风头脑中猛地迸出这么一句话,面上却是神色不改,人人真正的听着神行尊说的话。

“你们这些后辈可能不知道,其实这不仅仅是天道诞生了灵智,意图想要独立,便是这宇宙天地,也是有了自己的灵智,并且还化形了出来……”

说到这样的事情,可能人人都是万分不可置信的,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神行尊说,这已经是一段极为久远的历史了,甚至可以说是一段极为黑暗的、被埋藏的历史。

天地有罪。

这句话不是假的。所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天地有罪,天地不归,罪孽不消。

不论是什么生灵,最怕的就是有了灵智,有了情感。就像是天道,有了灵智、有了情感,便是产生了野心,想要独立出来,想要吞并天地的道果,成就混沌神境;又像是这天地,有了灵智、有了情感,便是犯下了无尽罪孽。

他们不知道天地是什么时候有了灵智,不过据闻天地有了灵智之后,便是化形出来,在四海八荒,寰宇之中四处游走,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尝过人间冷暖。

在他们真正知道天地灵智化形这件事,还是拜上一届的两位半步混沌者之一所赐。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有一位半步混沌者与天地的化形之间有了联系,也不知道是怎么发展的,反正等后来人们见到的时候,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便是已经极好的了。

尝试过人间冷暖,便是越重视真情。

普通人的真情,可能没有办法给出太多,或许是一句问候,关键时刻的维护,一份礼物,或者是其他其他。但是如果是天地,那就不一样了,他给出的回报,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

但是又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上一届的两位半步混沌者,都死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直接惹怒了那位天地化形。

其实在那之前,所有人都还不知道一直跟在那位半步混沌者身边的人居然会是天地的化形,可是等到那位半步混沌者陨落之后,他们才是知道什么叫做——天地变色。

为什么天道一直到了如今还不敢猖狂?明明已经有着半步混沌境强者的实力,能够很大限度的脱离了天道的束缚,却还是不敢放开手脚去做?

就是因为他是当初导致那位半步混沌者陨落的幕后真凶,引得了天地大怒,免费看超污视频的软件差点直接把天道给摘了。

这是真的了不得的大事。要知道,没了天道,还有如今的修炼界吗?整个天地,都被这位它自己的主人差点玩坏了、

天道差点就崩了,导致如今天道只能够还心惊胆战的夹起尾巴做人,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做手脚,是养伤,也是防范着天地。

如果不是因为天地的化形对自己的本体下手太狠,自损太严重,又是为了要救自己的好友,竟然化出自己的本源,在他将自己的本体玩坏之前被强制堕入了轮回,只怕如今天道都快要不在了。

就算是天道是半步混沌境的强者有如何?到底还是隶属于天地,而一片天地,便是相当于混沌境强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