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

猫咪官网首页

RSS Feed

0365_130


元月月被突然窜出来的人吓懵了,大声喊叫着:“你们是谁!”

她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直接闯进别墅?

别墅的安保也没有这么差啊!

她不停地挣扎,可是,她的双手被束缚住,此刻,根本就挣脱不开。

温远候慢慢地走进来,身型魁梧,气势逼人,开口就是压迫:“是我。”

“爷爷?”元月月皱紧眉头,俊俏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再问:“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说要等大叔回来再查证我堕过胎的事情吗?”

“手机没收,把她带到书房去。”温远候吩咐着,再看向桂姨,冷道:“记住是谁给你发的工资。”

桂姨哑然,手机被保镖拿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元月月被带去书房,着急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来到书房,元月月终于被松开,她揉了揉手腕,愤愤地看着温远候,觉得他实在是个不讲信用的人。

而且,他竟然带人这样出其不意地闯入别墅,也太不厚道了吧!

“爷爷!”她的语气里凝聚着怒气,“你又想做什么?”

“不要叫我爷爷!”温远候没有好的语气。

蓝色碎花清纯少女阳光溢满美图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元月月,黑眸里涌着浓浓地狂怒,周身张扬着森严的冷酷。

元月月暗叫不好。

之前温远候哪怕是怀疑她堕过胎,也没有表现出这么生气的狂怒。tqR1

可眼下,温远候那目光,凌厉地似乎要扒了她的皮。

直觉告诉她,事情已经不是她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她的后背一凉,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仿佛是保护她的禁卫军,却也是脆弱地不抗一句。

温远候的眼睛微微一眯,吐出让人恐惧的三个字:“元月月。”

听言,元月月的眼睛倏地瞪大,脸色瞬间变白,浑身不可控制地颤栗着。

难道,温远候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阅人无数的温远候在看见元月月的表情时,就基本上知道温良夜说的是事实。

她竟然真的不是元思雅!

“你竟然瞒了我们这么重要的事情!”温远候怒得一拍桌子,骇人的阴冷气魄顿时迸射开去,“好!你可真是!好!”

“爷爷!”元月月着急地开口,“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的!当时,我也是被我爸突然从Z市接回来,他拿我养母的性命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听话的扮演姐姐,他就会对我养母不利!”

见温远候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她赶紧继续补充:“结婚当天,我还特意大闹婚礼,以为你们会生气地退婚。可是,你们依然决定要将我和大叔的婚姻持续下去啊!”

温远候捏紧拳头,如果不是温靳辰执意,这样大闹婚礼现场的新娘,他早就退回去了。

可是,这个女人不仅闹了婚礼,还给温家整出那么多麻烦,竟然还是个冒牌的大小姐!

他怎么能容忍她继续留在这儿?

“滚!0365_130”温远候咆哮着怒吼,“永远滚离我们的视线!如果你再敢出现在辰面前,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爷爷!”元月月上前几步,以着商量的语气说:“我准备这几天等大叔回来就将我的身份告诉他,如果他不接受我,我自然会离开,可是,如果他……”

“我让你滚!”温远候发脾气地将书桌上的东西随手拿起来就往元月月身上扔。

一个笔筒砸在元月月的额头上,碎骨的疼痛袭来,她下意识捂着痛处,眼泪也跟着掉下。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好后悔。

如果自己能早点儿坦白,或许,还能求得爷爷的原谅。

可是,她因为自己的害怕,就一拖再拖,所以才会造成眼下的局面。

“对不起。”她的语气糯糯的,低着头,不安地像是个犯错的孩子,那么无助、那么弱小、那么可怜。

“别跟我道歉!”温远候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元月月,你这样一个克死母亲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们温家的女人?你以为随便一个女人就能留在辰身边吗?你以为辰需要的是快乐吗?如果他因为你而变得什么都没有,变成一个没用的男人,失去他现在所有的光环,你以为他还会因为留在你身边而感到快乐吗?”

“我会努力的。”元月月抬眸,眼里溢满了真诚,“爷爷,我会变成一个配得上大叔的人,请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也可以变得很优秀,会变成一个你心中的孙媳妇!”

“时间?”温远候眯起眼睛,语气满是不屑,“你知不知道,辰为什么会在深爱着叶芷瑜的情况下,转而答应娶元思雅?”

听言,元月月的心瞬间揪紧。

她知道,自己对于温远候的话不能全信,但有些话,也不得不信。

“因为,他需要一个孩子,准确的说,是他需要一个儿子。”温远候冷冷出声,“如果他没有孩子,他就不能继承温家的财产,温良夜野心勃勃,会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夺走!到时候,没有了他如今的光辉,他拿什么保护你、又拿什么保护他自己?”

“怎……怎么会?”元月月不信,“公司是爷爷的,爷爷你想将公司交给谁,不都由你决定吗?难道,就因为大叔的选择是我,你就要放弃你最爱的孙子?”

温远候冷哼了声,“你以为我可以那样为所欲为?”

听言,元月月的双腿一软,差点儿站不稳。

她不愿意让温靳辰失去他现有的一切,她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让他为了她而放弃那本该他得到的一切。

“可是……”她的脑子里依旧是混乱的,“我……我和大叔……我们待在一起,是真的很快乐!我是他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如果在我去世之前,辰没有生出儿子,公司多半就会变成温良夜的。”温远候放轻了语调,却更加显得阴冷压迫,“就为了你?你以为辰会为了你放弃这一切?在事情没有闹得太难看之前,你离开,我可以保证,你除了不能随意走动,下半辈子会过得很好。”

元月月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听温远候那意思,根本就是要将她软禁起来。

她才二十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为什么要过上一份被软禁的生活?

“我不!”元月月瞪着温远候,“不是要孩子吗?我愿意和大叔生!现在科技那么发达,第一胎就怀上儿子也没问题!”

Tags: